我总是不会写开门见山的文字,所以请您别急 慢慢看。我想如果此刻是在晚上您会觉得更加有那么一种特殊的感觉。

  我的开场白是: 奉劝所有的男人,怀里抱着一个女人的时候 最好不要去想着另一个女人!否则……

  有必要说一下我的前几年往往怪事都的以前有联系,呵呵 乐意听吗?我在一个不大的县城长大,虽然不算生活的快乐 但是我还是没有去埋怨什么命苦不能怪政府吗。家长的官念并不和潮流一致 上小学至高中他们一直对我管教很严,目的当然是望子成龙。但是我并不能满足他们的愿望这是我一直感到惭愧的 觉得对不起养育我的父母。虽然他们剥夺了我的许多其他人可以拥有的快乐 但是我从来没有想过去恨他们。在生活的环境的决定下我的性格当然不会活泼。特别是从高二以后 我变的很消沉 很寂静,或许是以为要高考了,我也清楚我的生命快结束了……落榜,我将无脸面对父母。

  处于绝望和 消沉的我开始在无聊是也上网 这可能是我唯一能和异性说话的乐土了。在生活中本来就没有丝毫魅力的我是绝对不会吸引异性的 没有过人的才华,没有英俊的脸旁 在加上我不爱说话 所以我和女孩子 就是完全隔绝?。ㄕ庋挡豢湔牛┗蛐碓谕衔一箍梢缘玫揭恍┬睦砩系穆?。

  时间很快马上就要到高三了,这对别人意味着脱胎换骨。对我意味着“抹骨脱皮” 在绝境中 我不得不感谢我认识我网友 JI,她离我不算很远(有40公里左右吧)他开导我让我不要做傻事。身边的朋友也给我精神支持。我就尝试着用自己仅有的一点特长 画画 报了美术班 当然我是瞒着家里 爸爸不会同意的??! 学费和纸笔仅靠我的菲薄的早餐钱来支付。在这期间 那位网上的女孩一直给我无微不至的精神关怀。[顺便说一句 我也认识了另几个网友有个提出做我女朋友 我答应了 结果是什么? 呵呵 忠实的人一定被骗,不仅仅是金钱和感情……]

  高三来临了我已经到了绝路,我先告诉我妈妈我学画画的事,还好她就算理解我。但是爸爸这一关怎么过?趁着过年的欢乐气分把我偷学美术的时向爸爸说了开始他当然不同意 骂我。后来经过朋友的劝说他就算勉强同意。值得高兴的是我很顺利的考上了 (当然是美术院校 四川**大学)这就算抱住我的小命。

  到了大学我还是那么寂静 已经上一年了,和半上女生就压根没说过几句话。和我联系的只有JI和家乡的老朋友。陕西人要在四川过的顺利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一切都要慢慢适应。要和四川人融洽相处也不 是想象的那样简单。大学和中学的差别我想不用我多言吧 ,学校耍朋友(四川人说的学生时代情人)的随处可见,上课也自由多了当然我并不感到有什么快乐的感觉。那些和简直就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我知道自己“蹉跎” 我也很现实所以不不报什么幻想 也不想去做结果很明确的事--(找女朋友)?。?!

  其实我也挺想能和女孩子多沟通一些,我毕竟是个男人,但是我没有那个勇气 胆量 。我和JI 认识已经很长时间了可以说彼此已经很了解对方,我也知道她对我印象挺好。说真的我已经开始喜欢她了,但是我一直没有勇气向她表白,现在不会、以后在我有出息之前我也不会。呵呵!可能等我开口的哪天他已经名花有主了?。?!

  前面的确说的太多,不要介意哈,让您了解我的一些历史也不是一件多余的事,不是吗!

  我们学校是四川**大学的一个分院 刚修建1年,听说这儿原来是片荒地,男生宿舍楼底下是乱坟港,可能学校也嫌阴气太重所以就让我们压着??Р痪梦颐峭獬鲂瓷碧瞪缴嫌懈龉砦?,之后几个胆大好奇的去“探险”也没发现什么,后来那些人,特别是女生经常出现莫名其妙的事,但都没有什么大碍就是丢些东西呀,生病之类的。一天晚上听说有人要去鬼屋,我和同室也想去,顺便吓吓他们。于是我们全身武装穿上军训时的迷彩服、带上电筒、刀具等出发了。结果我我们迟了,在半路上就遇见了他们,他们已经回来了。过了几天我们又要写生了于是我就和两个同学商量去鬼屋,走了大约半小时就到了 但遗憾的是根本就不象他们说的那样恐怖,说白了只是一间多年没人居住的房子,正堂挂着遗像,还是有点害怕。为了不遭到多余的麻烦我从桌上拿了几支香给“他”烧了。之后也没发生什么大的怪事至尽已经快一年了。我不知道到鬼屋是否真的有什么邪气。我对鬼神之类的一直抱中立态度,从来没有亲身经历过所以不可全信,但是说鬼,而且有名有姓的实在太多了,所以又不可不信。没有见过鬼的人是不会真正相信鬼的存在》但是…………

  我记得是六月十三日(好象13这个数字不怎么吉利)晚上,上完课在寝室也是无聊天气挺闷热的,我漫步走到离学校不远的一家网吧准备打发这无聊的时间。打开主页 哦 听到恐怖的音乐!记得好象是HAHA168.COM 反正没事 就打开了恐怖故事看。我胆子一向很大不会在乎什么恐怖。写的还挺有吸引力。不知什么时候我身旁来了个女生。我没有转过头去看她 ,(象我这样的人 根本就不会正眼看女孩子) 但眼睛余光告诉我他一定是个女孩。 加上我闻到的淡淡清香……

  我也不知怎么 顺手开大了音响,那恐怖的音乐在整个网吧回荡。这时以是晚上11点,上网的人不多了,音乐显得很强?;蛐砦沂俏宋怖纯纯凑?a href="//www.fmqg.net/wangwen/kongbugushi.htm" target="_blank">恐怖的故事吧。女孩的胆子一般都比较小 。(您别指望我是想突然吓吓她,让她抱我一下。我说了我从不报什么幻想。即使除了上共公汽车时意外碰到女孩的手,[我至今连女孩的手都没碰过]) 。

  我觉察到她的头和身体正在慢慢向靠近我,香气渐渐重了,也能感觉到她呼吸的频率在加快…… 虽然我们两双眼睛共同注视一个屏幕但彼此都没有问侯对方 我知道他看的也很专心。清楚的记得文章的内容而且永远不会忘……

大概内容:

  没有人知道这座小学坐落于以前的乱坟岗附近,学校修的还算可以,但由于远离市区所以学生并不怎么多,且都是农民的孩子。这被一个投资商无意发现了,他卖下了这个学校连同周围的几片农田,并很快的加以装修和扩建。不久一所不起眼的小学就变成了挺豪华的学府。他当然心中有数,试图把学校租给一家民办的艺术学院。远离市区的安静给学习带来了良好的环境,合同很快就签定了。学院的迁入无疑给小镇带来生机和发展机遇,没有人去过问这片土地的历史。学院招生了,一切都很正常顺利。但是,往往可怕的事就发生在平静中……

  初次招生人数并不多,宿舍楼还有很多都没住满,4楼的一间宿舍就住了她和另一个女孩。下午她才知道哪个女孩叫 倩。倩很文静,不怎么爱说话有点象古代的少女,长的也挺漂亮。几日的接触她们很谈的来渐渐成了好姐妹。倩很好学,总给人很舒服的笑容。不久她和一个叫 俊 的男生 产生了感情 俊很帅 她们马上就沉迷于甜蜜的日子。与此同时她和倩的沟通也渐渐少了,一天她给倩讲起他们的快乐蜜月说的是如同神仙一般,而倩,则并没有表现出羡慕或者类似的表情。她让倩也找一个男朋友,倩没有说什么 只是微笑这摇摇头,这次微笑似乎没有以前那样可爱、自然。 之后到是有很多男生追过倩 但都被倩拒绝了。她很很奇怪的问倩:“真搞不懂你,有福不会享,我要是有你那么漂亮我一定找一个帅帅的陪我一生”倩这次也没有回答什么,没有微笑,只是在转身走之前说了两个字“帅哥?。。?!呵呵”笑声很轻而且能知道是皮笑肉不笑,确切的说应该是笑里带着冷酷阴森…… 这样的表现倩以前从来没有过,她给人的总是善良和蔼?!澳源胁⊙健彼匝粤艘痪湟裁挥性诳悸鞘裁?。 好景不长,这天晚上她洒泪跑回寝室,一头扎进被窝失声痛哭夹着和咳嗽。倩 被惊醒了 轻轻缚过来为她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许久她才哽咽着说 俊把她甩了,并和另一个漂亮的女生再一起亲热。说完又埋头痛哭。倩什么也没说,扶她上床并给她盖好被子。借者月光能清楚可看到倩的表情,流露出愤怒,以前温柔的目光突然变的锋利,更多的应该是可怕……

  之后寝室开始变的沉闷,空气也似乎在凝聚。她们交流的更少了,她总是红着眼睛,如同得了白血病,整日消沉。而倩也表现的十分古怪,时?;乩吹暮芡?,往日迷人的笑容也突然间烟消云散。 脸色变的苍白,与其说是苍白不如说是恐怖!

  在这所艺术院校里情侣越来越多了,当然这是不足为奇的,但同时每当夜幕降临时僻静的操场上低声洒泪的女生也随之增多,很容易能想到是失恋,虽然也有想家的公主,但这毕竟是少数。他自然是操场上的一位???。在失恋的日子里他和倩几乎没有说过什么话。被甜蜜冲昏了头,又被痛苦深深打击的她根本没有精力去注意她周围的事,倩的突变她当然也没有去理会。这天她洒完伤心的泪水后慢慢走回寝室,倩还没有睡,似乎是在专诚等她,她也觉得该和倩谈谈心了,毕竟他们是很好的朋友,这样僵持下去不是办法。倩也好象早有准备,单刀直入的展开话题。

“你恨俊吗?”倩问到。

—不恨。

—为什么??

—他回会到我身边的,他说过他会爱我一生。?。?!

—你相信吗?

—我相信。

—你是第一次恋爱吗?

—是的。

—你断定他说的是真的吗?

— … 恩,我……我和他已经………(她的声音低了慢了)

………………………………

  说到这倩并没有继续问了,给她盖好被子倩就转身出去了。随之一阵冷风从窗户吹进来,再这炎热的夏天能得到一股凉爽的风当然是求之不得的,但是这风并不显得凉爽,她的被角被掀起了一些,更准确的说这风是凄冷的是阴森的。它好象在咆哮……

  次日,天还没有亮她就被楼下的尖叫声吵醒了,他觉得昨晚是睡的最熟的一夜,但遗憾的是她再也没有机会再继续甜美懒觉,以后永远不会?。?!他揉着眼睛推开窗户,雾很大几乎看不到对面的男生楼,(夏天有雾??)尖叫声又从楼下传来,好奇心引导她走了下去 ,能断定声音是从她同学的寝室传来的,她走了进去,只见同学和室友都躲在床角,用被子蒙着身体,并强烈的颤抖。她突然有毛孔悚然的感觉,似乎汗水侵湿了衣背。她勉强向前走去目光注视到半打开的抽屉,她站住了脚,靠身体和脖子的向前倾斜来尽量接近抽屉,近了。更近了…… 看到了……啊---- 她尖叫着一下向后倒去,心脏在猛烈跳动,喘着粗气。过了许久她颤抖着双腿站起来不时的哽咽着唾液,也不知道是什么力量有促使她又移向那抽屉。这次她一只手捂着心口 并清楚的看到抽屉里那血淋淋的东西,是一只手。人的手。她退到同学的床前,颤抖的声音几乎听不清楚。

—那是谁,谁的?!

—我,我以前那个男朋友的…… 我,我能确定。(那同学极其恐惧的回答,手里不停的纂紧被子)

她有伸过头去看了那只沾满血的手,在旁边 还发现了一块红的肉 大概是舌头吧,能隐约的看到手下压着一封被血侵红的信。

—下面还有封信?

—是,是我男朋友以前给我写的情书。

  学校的领导被惊动后立即赶到了, 校警安抚极度受惊女生。这时她们猛烈跳动的心才稍稍有所平息。 更令人无法理解的是很多女生抽屉里都有类似的情况,经了解 有血腥的抽屉都是谈恋爱的女生的,而且又都是失恋的。学校顿时被搅的鸡犬不宁、人心慌慌。公安局的也是火速调查此事。统计共有23名男同学失踪,他们以前也都再和女生亲密的来往并且都是花花公子类型的,经以前的的女友确认被砍掉的手都正是那23名男生的。事情如/基因碱基配对/一样准确丝毫不差,这是巧合吗?下午警察在离校6公里的一片慌树林里发现了那23名失踪同学的集体尸体,排列的很整齐。这一发现就更加奇怪了,有谁会在一夜之间杀死23个男人 并把他们的尸体运到6公里以外呢???询问了 死者的同室 得到一个共同的答案:他们昨晚压根就没回来。警察问为什么同室不回来 也不告诉学校 或出去找找 ?也的到了同样的答案: 他们经常在外面住,都租有房子。 那么为什么他们不在寝室住呢?答案也是一致的:他们都有女朋友,经常和女友在外面睡,所以昨晚没回来同室觉得很正常??蠢次侍馑坪跻丫辛艘坏阃沸?,起码可以确定死者都有共性 ,可以断定凶手是一个人或一个团体,而且目的不是为了钱财或其他的物质东西,应该是冤仇。那么23个人又如何共同接了仇家?```答案却是渺茫的,同室也只是说 他们平时常和女孩子混在一起,没怎么生惹事端。破案相持在种种迷团之中。

下页(1/4)
1665 讨厌